2016年10月8日 星期六

慈愛、正念與睿智的傳承──我們的老師

慈愛、正念與睿智的傳承──我們的老師

    法是最上依止。

    今年九月五日自己才經歷完於斯里蘭卡近十個月病緣之漫長治療,九月七日凌晨大長
老的圓滿諸緣寂然捨報,讓自己深刻感受到──除了法,這幾年來依止龍樹林&聖法大長
老、聖喜長老帶領的僧團所帶來的無上護念、身語行教的啟迪、影響、激勵與幫助。

   
      九月二十日回到台灣法寂,龍樹林那邊捎來訊息,要末學寫篇關於老師──聖喜長
老的短文,學生們想在老師出家二十五週年並來到龍樹林第二十週年之際,集成一本書
給老師一個驚喜。

  
關於我們的老師──聖喜長老,末學歡喜略述,於己所見所感〜

  
    我們的老師,充滿慈心,其耐心與包容,學生們都知道。即便學生瞋惱現行,老師仍
慈心有餘,引經據典中不針對哪位學生、不令人尷尬……,種種善巧中讓行者自然循
教、自己導正行為。

    老師的教授,不給壓力。除修法本身,學生有任何的不舒服,亦可於禪修報告中提
出。老師總會說身心調和舒適以修行;或可爬爬山、走路以放鬆,或可誦誦經思惟法
義、令氣順暢……等。

   
      老師始終安穩盡責,行事低調 。看他即使疲憊非常,依然盡責執教、盡責關照。像
大長老最後一個半月從手術住院到示寂期間,老師一直留守醫院協同侍者尊者盡心照
護,而每每感覺大長老較穩定時,老師就又想到要趕緊回寺(三〜四小時車程)給學生們
小參,如是往返;老師的精神如此。道場中每位尊者亦都是具足慈心地、凡有執事亦視作修行地繼續各自的修行;我想這是老師以身作則帶領僧團自然的呈現,支持團體、承續法教在他們的認知中只是歡喜為之的義務罷了。

      前年法寂的禪修營,結束的前一天,老師在台北接受眼球手術,進到手術室裡好多個小時,出來時已晚上七、八點,老師還未完全清醒、也不知是幾點了,就說要回法寂禪修營;後來大家都希望老師留在醫院休息,但他仍惦念著禪修營,隔日,老師感到他未能盡責,還以電話向長老們及禪修的行者們表達歉意與關心。這就是老師,盡責而無我,將生命奉獻給教法。老師曾說:飯可以不吃,(法的)工作不可不做。

    老師平易近人、具足智慧。指導學生修行不消說,僧團諸事的處理、回應與關照,都在他游刄有餘的明確精準中。

    老師真誠謙和。從不曾聽過老師批評或評斷他人。

    老師平等尊重。南傳、北傳,比丘、尼師……,一視同仁──學生平等學法無有隔礙,連指定教授禪師指導行者亦唯依適任、無有分別,…皆平等尊重。       

    說到此番近十個月的病緣治療,大長老、長老及諸尊者、同參等的慈悲關照、無盡護念,感恩在心。有此善緣在斯里蘭卡治療,是怎樣的福報具足,怎樣的功德加持!老師慈悲,許多事時常親力親為,或者指示安排,舉凡醫院的聯絡,車輛、司機、翻譯的安排,指示淨人打理適當的飲食——不鹹不辣、降熱飲品、飲水果汁……,治療空檔安排的佛迹巡禮、參與放生——前者是堅固對法的信心、後者為培植善業之基礎,大長老、長老、諸多尊者、同參為末學誦經、作功德回向……。此身、心全面的關懷,諸多的慈心護念,幫助末學安然橫越這次病緣的挑戰。身不苦嗎?還是苦,但大長老病中安然的典範、種種善緣中慈心的加持祝福與激勵,身苦減少了,心變堅強安穩了,全是三寶的功德、法的功德之加持啊!老師說得好,有此不善業的成熟,你才會去感受到(還好有造善業)此時善業成熟、善業資助的重要性!

    而這也正是我們平常所應知曉和學習實踐的「法」的核心所在。老師最常懇切叮嚀我們的教誨就是:無論處於什麼樣的情況與因緣,都要保護、保持心於「善」,與明了、認清一切法的本質都是無常、苦、和無我!

    幾天前,才虔迎大長老的牙舍利回法寂供奉,回憶起大長老這些年的種種,包含他來到法寂,其身語行教,其慈愛、正念、與睿智,已深深刻印在弟子眾等的心中;而同是我們的老師——聖喜長老,足足實實地傳承了大長老的美好德行,像他那樣的善知識,於我等學生言,如指引明燈、如大寶傘蓋般,將繼續引領我們依循法教、歡喜前行,直到證聖息苦、漏盡圓滿。
老師的美德當然不僅如此,末學只是略述其中極少的記事
   
    願三寶光照世間、佛陀的正法久住世間。

    願我們的老師、諸老師們平安、健康、長壽。

    願一切眾生法隨法行  體證涅槃、息滅諸苦。

   
   尼僧 Sudantha   寫於台灣台南法寂禪林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6 . 09 . 26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